您當前的位置 : 平陽網  ->  頻道中心  ->  歷史 -> 列表

平陽科舉考試那些事

2021年03月16日 14:45:14 來源:平陽縣傳媒中心

  潘孝平 編輯 王秀華

  中國古代選拔官員的制度主要有三種,即世襲、推薦、考試。唐宋元明清士人要入仕當官,主要通過考試這一途徑,稱為“科舉”,故舊志有《選舉志》之目。

  科舉制度是封建社會選拔官吏的一種考試制度,是隋唐之后中國古代社會特別重要的制度?婆e制的諸多特征是經歷漫長的演變過程才逐漸形成的,其內涵比較豐富。廣義的科舉指分科舉人或設科取士,大略等同于貢舉,起始于漢代;狹義的科舉指進士科舉,始于隋朝。著名學者徐連達、樓勁在《漢唐科舉異同論》一文中有過論述:“科舉制度肇始于兩漢,最后形成于隋朝!北疚乃峒暗目婆e,均指狹義上的科舉。著名歷史學家范文瀾先生在《中國通史簡編》一書中有言:“六〇七年,隋煬帝定十科舉人,其中有‘文才秀美’一科,當即進士科……這是科舉制度的開始!

  

萬全鎮象嶼杜整“登科”牌坊 蔡新祥 攝

  

  從隋煬帝大業三年(607)進士科的創設,到清光緒三十二年(1906)正式停辦科舉,科舉制在中國歷史上前后延續了約1300年之久,即使是在唐末及五代十國中原板蕩、干戈相向的大背景下,科舉照樣繼續,這對中國的社會政治、文化教育等各方面都產生了深刻的影響?婆e制度是對過去所謂“以德取人”“以能取人”薦舉制度的超越,是對血緣世襲和世族政治壟斷的規避,這種公開考試、公平競爭、擇優錄取的人才選拔機制開通了寒門子弟進入仕途的渠道。

  宋代是科舉制度的成熟期,也是科舉取士的黃金時期,大量人才通過科舉被選拔上來,科舉制的優點在這個時期被發揮得淋漓盡致。元代,蒙古人統治中原,科舉考試進入衰落時期,但以朱熹《四書章句集注》取士,卻是元代所開的先例。明清是中國古代科舉制度的鼎盛時期,科舉是那時的士子榮身顯達的唯一途徑。這一時期,科舉的整個流程已趨于順暢,一切條制日臻完備。明清科舉為三年一科,天下的“趕考者”要跨過童試、鄉試、會試、殿試等幾道山梁,才能攀登到“狀元”之巔峰。

  童試,即童生試,是取得生員資格的入學考試,是讀書士子的晉升之始,是科舉階梯的基礎。應試者不論年齡大小統稱為“童生”。明清時的童試包括縣試、府試、院試三階段?h試于各縣進行,考前一個月由縣署公告考期,由知縣主持。本縣童生要有同考者五人互結保單,并且有本縣廩生作保,方可向縣署禮房報名參加考試。若一人作弊,其余四人連坐。清朝時縣試一般在每年農歷二月舉行,連考五場,內容通常有八股文、詩賦、策論等。為嚴肅考紀,清光緒間平陽知縣湯肇熙曾特作《縣試告示》。

  

水頭鎮金塔村黃氏宗祠旗桿 陳鋒 攝

  

  縣試通過后才可應府試。府試由管轄本府的知府擔任主考官,在農歷四月舉行,考試內容和場次與縣試基本相類。通過縣試、府試的,才有資格參加由學政主持的院試。

  明清兩朝,大多數時間中,院試每三年舉行兩次,院試取中者被稱為“生員”,俗稱“秀才”,可進入所在地官辦的府學、縣學就讀。明洪武二年(1369),“詔天下府州縣立學”,時平陽州降為平陽縣。明宣德元年(1426),朝廷確定生員名額為“府學四十人,州三十人,縣二十人”,即平陽縣學之生員名額為20人。學政三年一任,到任后依次巡視所轄府、州、縣學,第一年在溫州府舉行歲試,第二年在溫州府舉行科試。院試之后,平陽縣令按學政發布的錄取名單,通告新生戴雀頂、著藍袍,匯集于縣衙大堂入宴簪花。而后,縣官率領新錄生員到平陽學宮(今平陽縣實驗中學校園),先繞泮池一匝,以示“游泮”,后經泮橋登大成殿拜孔子,最后到學宮明倫堂拜見學官。經過這一番的入學禮儀后,意味著新錄生員正式入學,亦稱“入泮”。據《厚莊日記》載,光緒十八年九月十二,“院試童場聞已揭案,李小湄(北港人)、王理孚(江南人)皆在列,旋得入泮”。

  

青街李氏大屋“文元”牌匾 陳鋒 攝

  

  參加院試而沒有被取中者,通稱“童生”;沒有資格參加院試的士子只能被稱為“童子”,而不得稱“童生”。即便皓首窮經,學問淵博,后成為學者,可以稱為“處士”,但亦不可稱“童生”。清代小說家蒲松齡在《促織》中寫道:“邑有成名者,操童子業”,“操童子業”即未取得秀才資格,沒有功名,這樣的人只能被稱為“白丁”,還算不上讀書人。這跟年齡的大小、學識的多少無關,F代著名學者齊如山在《中國的科名》一書里說:“學政取中,才算秀才,所有考不中者,都名曰童生!

  縣試、府試、院試的第一名者都稱為“案首”,平邑學子劉紹寬參加清光緒九年(1883)縣試,即被取“案首”。秀才是一種身份,考上了秀才才算得上是讀書人,才算有了功名,意味著進入了士大夫階層,有免除賦稅徭役、見知縣不跪、不能隨便被用刑等特權。秀才分三等:成績最優者稱“廩生”,由官府按月發給糧食,每人每月給廩米六斗;其次稱“增生”,不供給糧食;三是“附生”,即才入學者。廩生和增生都是有一定名額限制的。入學后,經學政主持的科試合格者,方可取得參加鄉試的資格,可被稱為“生員”。成績特佳的生員,有機會被選拔為貢生,成為國子監的學生,即“監生”。南湖旗桿內人黃步堂于清道光二十年(1840)出貢。貢生是正途所出,屬于一種榮譽。

  正式的科舉考試分為鄉試、會試和殿試三級。鄉試,是科舉中的第一級考試,又稱“鄉闈”。鄉試在省署和京城舉行,每三年一次,考期在秋季八月,故又稱“秋闈”。凡本省科舉生員與監生(國子監學生)均可應考,主考官由皇帝欽點?荚嚪秩龍,考試的試場稱為貢院。光緒二十年(1894)八月,劉紹寬赴杭州參加鄉試,記曰:“初八巳刻入闈,坐號‘甘’字,初十申刻出闈。十一巳刻進闈,十三申后出闈。十四巳刻入闈,十六晚出闈!睋肚迨犯濉份d,明清時期鄉試考中的稱“舉人”,又稱“孝廉”。每省應試考生盈萬,錄取的名額多則百余人,少則僅數十人。清順治年間,朝廷規定浙江省的鄉試中舉名額為107人,大約30名應試的生員或監生中才錄取一名舉人。南湖旗桿內人黃步堂便于清咸豐元年(1851)鄉試中舉。

  

今縣實驗中學“泮橋”“泮池”等學宮遺物 孔繁永 攝

  

  鄉試中舉稱“乙榜”,又叫“乙科”。放榜之時,正值桂花飄香,故又稱“桂榜”!睹魇贰酚涊d:“三年大比,以諸生試之直省,曰鄉試。中式者為舉人!编l試第一名稱為“解元”,第二名稱為“亞元”,第三、四、五名稱為“經魁”,第六名稱為“亞魁”,其余的稱為“文元”。明洪武二十年(1387)丁卯科鄉試,平陽縣慕賢東鄉江口人(今屬龍港市)陳訥一舉奪得解元?茍隹荚囍信e最為關鍵,成為舉人就有了出身和俸祿,遂成為國家在編官員,就有了當官的資格,卻不一定能當官。但舉人的地位與秀才早已不可同日而語,故而分外難考,《范進中舉》描寫的就是范進中舉人后因興奮過度喜極而瘋的故事。一旦中舉,其父為太爺,本人為老爺,其子為少爺,故有“一世中舉三世為爺”之說。

  會試于鄉試的第二年舉行,是由禮部主持的全國考試,又稱“禮闈”。只有舉人才有資格參加在京城貢院的會試,因考期在春季二月(清乾隆后改在三月),故又稱“春闈”。會試分三場,一場考三天,由較高級的官員擔任考官,主考官稱“總裁”。為確?荚嚨墓焦,朝廷實行考官鎖院制度和考生糊名制度。會試被選中的,明代叫“會試中式舉人”,清代稱“貢士”,他們有資格參加殿試。會試第一名稱“會元”。沒有參加殿試或沒有被選中參加殿試的,仍然是舉人。

  殿試是科舉考試中最高級的考試,是由皇帝親自主持的一場復試,故稱“御試”“廷試”。殿試在會試之后的次月舉行,殿試只進行一天,只考時務策問,日暮交卷,答卷經受卷、掌卷、彌封等官員收存。貢士在殿試中均不落榜,只是由皇帝重新安排名次,故貢士又被稱為“天子門生”。殿試取為進士稱“甲榜”,或稱“甲科”,又因進士榜以黃紙書寫,也稱“金榜”,故考中進士又被稱為“金榜題名”。慶元二年(1196),平陽睦源人周茂良及侄子周勵、周勉、周劼同登鄒應龍榜,“一門同科四進士”,一時蜚聲甌江南北。

  

明弘治《溫州府志》溫州狀元名錄 潘孝平 攝

  

  殿試錄取分三甲:一甲三名,分別為狀元、榜眼、探花,賜進士及第;二甲若干名,賜進士出身;三甲若干名,賜同進士出身。一甲、二甲、三甲通稱“進士”。明朝時,二甲、三甲第一名皆稱“傳臚”,清朝時傳臚則專指二甲第一名。狀元是三年一次全國統考的第一名,大魁天下,故有“獨占鰲頭”之美譽。南宋嘉熙二年(1238),平陽城東柏垟人周坦狀元及第,淳祐元年(1241),又是平陽觀美桃湖人徐儼夫高中狀元,“六載聯標兩狀元”,這在中國科舉史上十分罕見。平陽水頭三橋人朱嗣宗、朱熠、朱應舉分別于嘉定十年(1217)、端平二年(1235)、開慶元年(1259)登武舉狀元,“一門同宗三狀元”,馳譽朝野。

  明英宗后慣例,殿試之后當場授職,狀元授翰林院修撰,榜眼、探花授翰林院編修。傳臚大典之后,二甲、三甲新晉進士在保和殿參加朝考,俗稱“點翰林”。朝考試卷分為三等,一等第一名稱朝元。經朝考合格者,方可進入翰林院深造,稱庶吉士。英宗之后,朝廷逐漸形成了非進士不入翰林,非翰林不入內閣的基本格局。同時,形成了禮部尚書、侍郎及吏部右侍郎非翰林不任的官場潛規則。

  科舉中功名之后,可以在宗祠前面立一對旗桿,這是封建社會中身份地位的象征。清代《儒林外史》一書里,就有“出貢豎旗桿”之說,意即秀才一旦取得貢生資格之后,就可在自己宗祠前面豎起旗桿,以示光宗耀祖。明代貢生有歲貢、選貢、恩貢、納貢四類,清代則有六類。按照明清禮法等級規制,凡入國子監深造的貢生,才有資格豎旗桿,但旗桿上不能有“旗斗”。中舉者,旗桿上可以置一個呈官帽狀的“旗斗”;考中進士的,旗桿上可以置兩個“旗斗”;高中狀元的,才有資格豎三斗的旗桿。也有為旌表科舉考試金榜題名者而立牌坊,例如,明成化元年(1465)乙酉科鄉試,平陽縣萬全垟象嶼人杜整中舉,地方官員提名為其建“登科坊”,并由官府撥款賜建,以彰顯榮耀。

  這一種濫觴于隋,形成于唐,完備于宋,鼎盛于明,衰亡于清的科舉取士制度延續了千年,使仕途的大門向莘莘學子開放。由隋唐到明清,沒有哪一項制度如此深刻地影響著中國?婆e之路的艱難困苦,誠如梁啟超在《公車上書請變通科舉折》中所言:“邑聚千數百童生,擢十數人為生員;省聚萬數千生員,而拔百數十人為舉人;天下聚數千舉人,而拔百數人為進士;復于百數進士,而拔數十人入翰林,此其選之精也!

  總之,在封建時代,天下學子渴望仕途騰達,實現從“朝為田舍郎”到“暮登天子堂”的華麗蛻變,唯有通過科舉這一種途徑。多少學子十年、二十年甚至一輩子寒窗苦讀,三年復三年,久困場屋。也有學子熱衷功名,到頭來演繹一出如范進一般喜極而瘋的悲劇,徒留一把辛酸淚。歷經縣試、府試、院試、鄉試、會試、殿試,一路闖關奪隘,到最終登頂高峰,實現金榜題名的學子,畢竟是鳳毛麟角的。真正能像孟郊“春風得意馬蹄疾,一日看盡長安花”般酣暢淋漓的,真正能像白居易“慈恩塔下題名處,十七人中最少年”般風流倜儻的,天下有幾人?

網絡編輯:雷鵬

平陽科舉考試那些事
欧美男同志,免费高清视美女福利视频,99re8热视频这在线视频,国产免费牲交视频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