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 : 平陽網  ->  頻道中心  ->  文化文學 -> 列表

母親的紅棗飯

2021年03月17日 08:49:37 來源:平陽縣傳媒中心

  本網通訊員 陳小平 編輯 王秀華

  每年的除夕夜,母親都會做上一鍋紅棗飯。大年初一,我們在滿屋子的紅棗混合著大米的香甜中醒來,內心也隨著那香味溢滿快樂與興奮。

  母親去世后,我學著母親的樣子,每年除夕夜等小侄兒放完鞭炮就開始做紅棗飯。一早醒來,滿屋紅棗飯的香味撲鼻而來,那是母親的味道。這個時候我耳邊總會響起母親的話:“不管日子過得怎么樣,都要把年過得紅紅火火!

  那時候,過日子差不多就是找食物。每次幫母親去糧管所抬米,簡直就像過節一樣。我特別好奇,站在糧管所的柜臺邊,看見白花花的大米從彎彎曲曲、高高的鐵皮通道上源源不斷地流進水桶里,就會情不自禁地跑過去,央求按開關的叔叔讓我近距離觀察大米經過的路線。那個叔叔很和藹地告訴我:“糧食重地,閑人莫入!

  我沒力氣,兩只鐵桶裝著滿滿的大米壓在我的肩膀上讓我呲牙咧嘴。母親盡量把鐵桶往她那邊移。一路上,我有點夸張又有點炫耀地哼哼嘰嘰。母親總是輕聲責備我。我才意識到,那旁邊駐足觀看的人,目光里充滿的都是羨慕。遇到熟人,母親就會停下來,分一點口糧給他們。

  那時候的口糧并不是想吃什么就可以買到什么。拿著公家發放的糧票去買米,還要搭上幾斤玉米粉或者番薯絲。父母有工資,我們從來都不用在吃這個問題上傷腦筋。每次看見母親把玉米粉或番薯絲送給鄰居、親戚,只把白米挑回家,我都特別不樂意。母親說,那些雜糧就送給人家吧,白米送給他們,他們不會要的。有時候,母親在送給他們雜糧的時候,也會帶一大碗白米,說是跟番薯絲拌著燒,好吃。

  一次,我又跟著母親去糧管所買米。在母親把玉米粉送人之前,我央求母親給我們留著點。母親同意了。我開心得哼著歌跟著母親抬米回家,感覺肩膀都沒有了壓力;丶液,我迫不及待地催母親做飯。母親微笑著和好了玉米粉,做成一個個漂亮的窩窩頭,整齊地擺放在蒸籠上蒸。等飯做好了,好看的窩窩頭蒸騰著熱氣讓我們直流口水。母親給我們姐弟倆各盛了一個玉米團子。我端著碗,像欣賞藝術品一樣望著碗里黃黃的冒著熱氣的玉米窩窩頭,竟然舍不得吃。弟弟咬了一口,皺起了眉頭。姐姐把剛塞進嘴里的窩窩頭吐了出來。我也學弟弟的樣子,咬了一大口。玉米團干巴巴的,堵在喉嚨里無法下咽。母親自己也拿了一個塞進嘴里慢慢嚼著,咽下,說很多人連玉米團子都吃不上呢。

  我們的日子,也就好到能吃上白米飯。日常的艱辛,為人父母的不易,隨著年齡漸長,我慢慢都看進眼里。母親有一種本事,她可以把每一個日子過得讓人安心,每一個節都過得像節。一鍋紅棗飯,就讓年紅紅火火。

  母親已經過世好多年。我在家里常年備著大大小小的紅棗,做飯的時候就順手抓一把扔進去。小侄兒和我一樣,也愛上了紅棗飯。月休離校還沒到家,就會問我有沒有做紅棗飯給他吃。雖然我沒有母親能干,但是每年春節,也會做上一鍋誘人的紅棗飯。紅棗飯飄香的時候,我就會特別想念我的母親,想念那些在母親身邊的最幸福的日子……

網絡編輯:周昌均

母親的紅棗飯
欧美男同志,免费高清视美女福利视频,99re8热视频这在线视频,国产免费牲交视频 网站地图